Ocard

甜饼制作初级学员。超不怕生,欢迎留言私信捉虫建议和所有勾搭✨٩(ˊᗜˋ*)و

[影日]Earl Grey

*标题的格雷伯爵茶:一种调和柑橘味果皮提取油的红茶


-基本上是一个非常热情的翔阳的故事(疯狂暗示),同世界线影山视角走→橙色高温预警

-私设:大学一年生影日/同居交往中/国青正选影山x大学排球豪强队新人日向(不同大学)

-ABO要素有

  雪橇车走长图

 

Ready?Go☞

 

晚上九点四十分,日向靠在马路边的长椅椅背上。他的身后放了两袋刚在超市买的食物,手中无意识地对自己的翻盖手机开开合合。深冬的晚上冷空气有些刺骨,只穿了马甲外套的日向感觉到自己的脸颊都被冻到有些痛了,手指也已经十分僵硬。但是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专注地对着马路对面国家集训中心发呆。

去海外参加国青队集训的影山今天晚上将回到东京。想起他昨天还只能电话通讯的恋人,日向有数种复杂的情绪在体内冲撞。虽然影山可以和世界级的对手竞技这件事让他格外不甘心,但是许久未见,无论关于是比赛的事还是海外生活的事情,都使日向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

他急切地等待着,手指翻弄手机盖的动作更加不耐,脑中开始回想对方在家时的样子。撑着下巴专注看比赛录像的影山,拉住他的手指一丝不苟地帮忙修剪指甲的影山,挽起袖子叠两人洗干净的队服的影山,还...还有会紧紧地揽住他,颈后腺体散发着浓浓的红茶味,在他耳旁低沉地喘///息的影山......

日向猛地拍了拍自己涨红的脸,这太糟糕了,日向觉得自己需要再猛灌些红茶冷静一下。最近日向也会把手伸向超市货架上这种和影山的信息素相似味道的饮料,效果很难说是安抚更多还是被撩拨更多。他尝试把过剩的精力发挥在球场上,可晚上往往只有身体因为长时间的练习而疲倦,头脑依然会清醒地回忆录像带上看到过的世界U20的比赛。

影山这家伙,现在就是在和这些人战斗吧。如果自己也在赛场上...自己也在那里可以打影山的托球的话...这样的假设总会让日向心绪不宁。他甚至不得不悄悄去影山的房间拿来他的枕头,才可以在淡淡的茶涩味中安稳地闭上眼睛。当...当然了,躺在卧室里鼻息被熟悉的味道充满的时候,日向也很难不去想激烈的比赛以外的场合,影山会浑身散发着浓烈信息素的时间。

在日向的脑袋被各种更过分的黄*色废料充满之前,马路对面终于出现了那个背着两大件运动包的高挑身影。

“啊,影山!这里这里!!”日向跳下椅背,夸张地招起手。

“日向,”日思夜想的人走到他的面前,脸色却说不上好看。“这种天气至少要记得穿外套吧。下下周就是全国大赛了,你还想上场吗。”

“你好啰嗦啊——!”日向拖长声调控诉道。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在数落他,日向有些觉得刚才还在脸红的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今天也辛苦啦。”

“还好,反省会在回来前开过了。今天解散得早。”影山的回答有些瓮声瓮气。日向定神打量恋人的脸,发现即使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影山双眼下也能看到无法忽视的青灰色。

日向原本轻飘飘的心情好像被猛然拽回了地面。无论以前从宫城到东京比赛的时候,还是和对手胶着五局的时候,影山都可以比起旁人更游刃有余,就算是精疲力竭的关节上也能有令人火大的控球力。可是习惯长途飞行却好像脱离了排球天才的才能范围,每次离开东京返家后他都会格外疲倦。日向不禁有些懊恼,明明现在自己已经是追赶的那一方,在有关排球的事情上还会因为得意忘形就没做好身体管理,让这样的影山一回来就关照他。

这般想着,他伸出自己冻得没什么感觉的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影山的眼下。他高个的恋人撇撇嘴做出不解的表情,顺着日向的手指微微低了低头,随后伸出自己的右手覆盖在日向冰凉的手背上。察觉一向体温偏高的Omega此刻有点哆嗦的样子,影山皱眉抿了抿嘴,掂量着说辞。“有点饿了。回家吧。”

日向对他做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把指头抽了出来,两边分别提起椅子上超市的袋子。“我刚才买了牛肉排,一起吃?”

影山看着他的动作,默默伸出了一只手。

“我提的动哦。”日向一晃,躲闪开了要拿过袋子的影山。

“我知道。但你没带手套。”Alpha这样接道,随即又像在为自己解释一样的补充,“只是看不惯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手罢了,以后又要给前辈们添麻烦。”

日向望着习惯嘴上闹别扭的恋人,脸上的笑容咧得更大了。“知道了知道了。”他还是没有把左手的袋子递过去,相反地,把它转移到另一只手上后,将左手伸到了影山递过来的掌心里。“这样可以了吧?”

影山不置可否,日向却从他的表情上读出满足的意思。他兴奋地由着对方扣紧了自己的手指,虽然隔着运动手套,影山的热度也源源不断地传来。他和十指相扣的搭档向家的方向走去。

 

在两个人忙碌地下厨,清扫,收拾行李之后,时间已过深夜十一点。日向坐在沙发前心不在焉地翻着影山带给他的排球杂志,心思完全飘进穿来水流声的淋浴间。家里的洗衣篮中久违的又出现影山换下的衣物,日向过去帮忙把它们塞进洗衣机,面前可以嗅到的红茶香气令他心猿意马。他看着手中的黑红色相交的队服T恤,忍不住想起刚才影山把它脱下时背后显现的腰窝和匀称的背肌。这里的每一处纹理日向都用自己的手指认过。他想着现在水流划过影山的身体的画面,脸颊涨热起来。

可是影山今天看到冰箱门上摆满的红茶饮料也未置一词,甚至拿出了两罐神色淡然地分给了自己和日向。被发现格外可疑的口味转变使日向有种被抓包的羞耻感,但对方平常的反应又让他觉得,也许他只是在一厢情愿地对久别重逢想入非非。果然刚刚经历过的长途旅行还是让影山很疲倦吧,何况明天影山还要回校队报道,日向自己也有早训。无论是理智上还是感情上,两个人都实在不应该在这么晚的时间去增加体力活动了。尽管这样努力自我说服,日向清楚地听到体内有只小野兽正在叫嚣让他现在就冲进浴室,说出他按耐不住的渴求。

“啊啊啊啊啊啊!!”日向把杂志往旁边一扔仰倒向沙发,良心的煎熬让抓狂地揉起了自己的头发。后天就是会有半天休息的周日了,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要打排球的两天也会这么难熬呢?

“喂,十一点半了,你又在抽什么疯。”在他纠结的档口,影山已经洗漱结束擦拭着头发出来了。

“诶?没什么。”日向仰头看向皱着眉头俯视他的影山,赶忙讪讪地笑道,“就是在想,‘还是好想看JAPAN和外国人比赛啊’,这种的。”

影山似乎是被他傻样气乐了,他低下身来,离日向越来越近——“我错了我错了,保证不再大喊大叫——”日向赶忙紧闭眼睛告饶道。想象中的手刀和弹脑门并没有出现,相反,有温热的手拨起他的刘海,柔软的唇瓣轻轻蹭了下他的额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移开了。

“诶?”

影山直起身来,擦头发的动作掩盖住了他的表情。“我去睡了,笨蛋。快点休息。”

日向呆呆地摸了下他被吻过的位置,他想要说出来自己的渴望的冲动几乎到达了一个新的顶点。“那个.....我!我想...”

“怎么了?”Alpha一只手按在卧室门把手上,侧身回问。

“我想...”

“想做什么?”

“唔,没事。明天早晨,要和我一起出门吗?”话到嘴头,日向想起影山夜色下明显的黑眼圈,他握了握拳,把原来的台词咽了回去。

“当然的吧。”

“嘿嘿,这样啊。那晚安,影山。”他听到自己这么说,最终看着他的Alpha也道了晚安后打着哈欠关上了房门。

 

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日向皱着眉头试图闭目凝神。他揪紧身上的被子,努力把注意力专注在回想训练来平息他的燥热。可是这也于事无补。他反复回想白天跳发球糟糕的控球,不如说其实直到进入大学过网率才将将令他满意。日向下意识地摸向他的右臂臂膀,这里比起高中已经又新长出一层略微单薄却匀称的肌肉。

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接下来的全国大赛,在发球上恐怕很难磨练出新的武器了。这让他不禁又想起隔壁房间那个无论(在排球上)做什么都出色到令人愤慨的搭档。排球之神真是很不公平,为什么影山在高一的时候就可以........

呜哇啊啊啊啊啊!日向猛得从床上弹坐起来,在这个晚上第二次恼怒地揉起自己的头发。明明是为了不想他的事才要想训练的,日向怨念地意识到这件事是不太可能了。借着窗户外投射进来的月光,日向打量起自己的双臂。晚上一起刷碗的时候,他久违地看到影山因为长袖高高捋起而裸露在衣物外的小臂。他不确定一个月的集训是不是让对方变得更结实了一点,但两个人肩挨着肩,他无法不悄悄地打量影山和他几年来差距越来越大的体格。

影山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最终他挣扎片刻,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所以早知道最后还是会过来打扰他,刚才就应该要求一起睡了。日向光着脚站在影山的门前,懊恼地拍了拍脸。

“影山——?”日向咬紧自己的舌头,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大声一点让影山听到,还是想小声一些让对方好好睡。“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影山平时低哑许多的声音再一次提醒日向恋人的疲惫,他咽下口唾液,抑制住微妙的罪恶感拧开影山的房门。

影山的窗帘被他紧紧拉上,因而房间里没有任何光源。日向看不清他的姿势和状态,只能摸索着走到床边。

“唔,我,就是,我忘了开暖气。”日向暗自嫌弃,这真是个最烂的借口了。

影山叹了口气,却没有要计较他的话的意思。是因为太困了吗?还是因为他也其实悄悄想要日向来?日向暗自猜测着,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声,然后对方开口道。“上来吧。”

日向得到肯定的答复立马动作利落地钻进被窝。影山的床铺干燥温暖,还有淡淡的他的Alpha的味道,这使日向完全被圈在怀里后总算是有些安定。

“还有什么其他事?没有就睡了。”

“嗯嗯。”日向兴奋地又蹭了蹭恋人的下巴,也把手圈到影山的背后,找了个舒服地姿势窝起来。


后半走☞柑橘红茶





紧接着影山躺回床铺内,把日向背对着他揽入怀中。“太晚了,明天去学校前再起来清洗吧。”

背后被恋人温暖的胸膛紧贴着,日向的眼皮越来越沉,他的大脑难以组织出完整的语句,哼哼唧唧地发出意味不明的抱怨声。学校?他的意识好像飘得很远,脑海中浮现出冬季清晨漆黑的天色里,他和影山叫嚷打闹着冲向乌野的排球部活室的场景。

不对,好像不是这样的。明天早晨,他会和影山一起走到第三个十字路口,然后各自....

“...不想去学校,”日向几乎是在无意识地梦呓了。

“哈?”影山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大脑太过困倦,他听不清在日向小声嘟囔什么。

“明天的部活,影山也不会在吧....”Alpha圈在他腰上的手有一搭无一搭地摩挲着他的小腹,太过惬意的环境让日向毫无防备吐露意识深处的想法。“.......我想要影山的托球.........”

影山的手顿了顿,移动自己的脑袋让他更近地埋到恋人卷曲的细软发丝里,鼻尖贴向Omega颈后的性腺磨蹭着。他张了张嘴,犹豫地斟酌着要说的话。

“最近,吃了好多橘子。”

橘子?什么橘子?影山突然间闷声闷气的话让日向摸不着头脑。

“嗯?噢,然后呢。”他猜想恋人或许是想提训练基地的事情,用力眨眨眼稍微提起精神。

“没有什么然后。不好吃。还是喜欢日本的橘子。”日向怔了怔,影山靠太近讲话让他脖子后面痒痒的。他困顿的大脑思考了片刻后,突然打了一个激灵。

日向的笑肌控制不住地自己拉扯起来。“明天下课一起去买吧?”

“呆子。”

“又在骂我?”

“你本来就是。”

“随你说吧。”

日向撇撇嘴,不再搭话了。这一次他终于沉沉地闭上眼睛。

“晚安,翔阳。”

日向的脑后传来恋人微不可闻的低语,他的嘴角再一次按耐不住地勾起。他抱紧腰间圈着他的结实手臂,和身后的人一起陷入柑橘红茶味的梦境中。

 

THE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13 )

© Oc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