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ard

甜饼制作初级学员。超不怕生,欢迎留言私信捉虫建议和所有勾搭✨٩(ˊᗜˋ*)و

【影日】新年贺礼

--大学生设定,交往前提

--古馆老师新年贺图来的梗,新年还是要让我们的两只小可爱吃上年糕&交换礼物呀。 

 

“翔阳?翔阳——!”

日向突然惊醒般的看向一旁的妈妈,发现他好像拿着盘子发呆很久了。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发什么愣呢,叫你也没有反应。”日向妈妈把另一个冲干净的碗递给他,随意问道。

“嘿嘿....”他讪讪地笑了笑,急忙拿起擦碗布快速擦起来,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在等谁的电话?”

日向的动作猛地顿住,有点没明白为什么会被妈妈这么问。

“你很明显哦,从进厨房开始就在不停看放那边的手机。”

被揭穿后日向也没有再不好意思,他放下最后一个擦干的碗,直接干脆地坦白他惦念一晚上的事情:“我稍微出去一下。”

 

为了和家人一起庆祝新年,日向已经从大学附近的公寓回到家中两天了。也就是说,距离他上一次见到和自己分享一个公寓的、交往中的对象,既高中以来的搭档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天。明明是从小长大的地方,几个月没有回来,日向却意外地感到生疏。找不到充电器的时候会下意识以为又被影山拿去用,洗澡忘记拿换洗衣物又会想招呼影山帮他递过来。他甚至从行李箱里找到一双过大的袜子,现在却不能顺手去塞回影山的衣柜里。类似这样的小事,明明只是进入大学后才开始的习惯,回到家中后被突兀地停止让日向觉得哪里都很奇怪。

厨房内烤年糕的香气还没有散去,客厅里正在放着搞笑艺人的综艺节目,一阵阵大笑声从电视机传出让房子里显得格外热闹。日向隐约还可以听到小夏在和她新得到的玩偶对唱奇怪的歌。这一切都是日向习惯的新年的气氛,可是帮妈妈擦拭饭后的餐具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回想起平日里和影山挤着洗碗的场景。

他们最初住在一起时关于家务的分配争执了格外久的时间。不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愿意做家务,而是因为双方都不肯认输,完全不愿意将做家务的光荣任务让给对方。甚至第一周就因为比赛洗碗而打碎了三个盘子,最后不得不又一起去超市采购新的。同时买回来的还有可以挂在客厅的小白板,那里被他们写上了“影山 日向家”五个大字(影山也是靠猜拳赢得的将姓冠在前面的“殊荣”)。直到这样两个人才能平心静气地坐在一起分配每天的任务。

然而即便是轮到影山洗碗的时候,日向也很难安心待在厨房以外的地方。家里的沙发,一个人坐似乎有些太大了。

 

因为两个人都不是会一直黏在一起的性格,即使分开两天,他们也并没有像其他很多情侣一样密集地联络。但是既然新年是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庆祝的日子,和家人一起参拜、打扫、吃过荞麦面和年糕后,没有影山在的新年的第一天总让日向感到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情。他决定不再等待对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打来的电话了,他现在就要去见他。

“诶?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外面天已经全黑了——”

日向坐在玄关里急切地系起鞋带,妈妈也从厨房里追了出来。

“我要去影山家。”他跳起来抖了抖过厚的靴子,确认两只鞋都穿稳妥之后,按下门把就要冲出去。

“影山君那里?你什么都不拿?”日向妈妈有些愠怒的样子,转身快步走回厨房的方向。“......明明人家平时也没有少关照你,你等一下。”

 

所以,在元旦的晚上八点半,日向带着三盒在家和小夏还有妈妈一起做好的点心和年糕,双手放在嘴边试图哈气取暖,哆嗦着站在影山家门口。

“你怎么来了?!”影山从玄关里打开门,睁大眼睛一副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场景的表情。

日向没有答话,努力让自己冻僵的脸扯出一个笑容,从身后的自行车车把上取过挂着的口袋,举到影山面前:“来给你惊喜!”

“飞雄,是谁来了?”影山妈妈的声音从室内传来,紧接着人出现在影山身后不远处。“日向君?呀,你们怎么站在门口说话,还不快进来。”

 

影山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橙色的拖鞋,这是因为高中时日向经常来专门给他备的,直到二人都进入了大学也没有被影山父母收起来。随后他站在一边,安静注视着日向像在两人自己的家时一样,把脱下的靴子认真地和影山自己的黑色休闲鞋并排摆在一起。日向的鼻尖和脸颊都因为在寒冬里骑太久车而被吹得红红的,他留意到了影山的目光,又抬头对着影山笑了笑。影山心头一动,他蹲下身来,扶正日向的肩膀,在对方始料未及的表情里渐渐靠近他的脸,然后...

“日向君要来点红豆年糕吗,飞雄刚才吃了两碗呢。”

“!!!”几乎完全贴在一起的两个人猛地分开,日向两只手撑在地板上,脸比刚才进门之前比起来更红了:“啊,我要的!谢谢您!”

他目光闪烁地望回同样跌坐在地板上的影山,眨眨眼,这才想起来差点被他遗忘在鞋柜上的点心。“今天下午我和小夏也做了年糕,没有加红豆泥的,但是你也喜欢的吧?”日向非常肯定地这么反问,挑衅似的又问道:“还吃得下第三碗吗?”

影山勾了勾嘴角,一只手按上日向的脑袋:“你以为你在问谁呢。”

 

影山的妈妈很快把盛好的红豆年糕汤拿到客厅,让日向和他们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日向道谢后端起碗,蜷腿缩进他平时最爱坐的沙发的一角,却没有打算开动的意思。他向厨房那边张望着,直到影山也端着同样的碗走了过来。

影山一进客厅就注意到日向捧着碗眼巴巴看着他的样子,他内心有点好笑,紧挨着日向也坐下了。

“等一下等一下,你不要挤我,汤要洒了!”

“刚才本来就是我坐在这里,是你这家伙来挤我的才对吧。”

影山妈妈从沙发另一边望过来,看到儿子面不改色地讲着谎话和客人拌嘴有些忍俊不禁,摇摇头又继续看回电视。这场没有意义的拌嘴很快结束,沙发中响起两个人各自开动的声音。

“dhjsllsohersajfllsa”日向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却又试图张嘴说点什么。

一旁的影山看他这幅急吼吼的样子瞬间感到头大,他挣扎着努力吞下口中的年糕,立马吼过去:“喂!吃东西的时候就不要说话,很恶心啊!”

日向被训了之后果然又瞪回来,但实在一口气塞进太多,这种糯米制成的团子也太过粘牙,一时很难悉数咽下再开口反击。

“我是说——”他好不容易处理完嘴中的部分,太过急躁地吞咽又让他胸口有点发堵,影山急忙递来一杯水:“慢点吃啊你!没人和你抢!”

“我刚才是说,影山家的红豆年糕真的最棒了。”日向一口气把整杯都悉数喝下,嘴角还有些不知是年糕汤还是茶的水迹,表情丝毫不掩饰他对这里的喜爱。

影山看着他满足的样子眼神暗了暗,最后还是没做什么,只是曲起食指刮蹭过他的嘴角。

“那你明天还来吃就是了,呆子。”

明天再来,而不是让他带回家去......日向微妙地察觉到了影山话里的意思。

“噢——!”,他这么应着,调整姿势让自己更舒服地和影山窝在一起,两个人抱着同样的碗,在电视节目的背景音中继续享用有对方亲手参与制作过的年糕。

 

日向是在头顶一阵重压下睁开眼的。影山家的空调热风开得很足,身边又有他熟悉的影山身上的味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已经靠在影山身上睡着了。他迷蒙着撑开眼皮,试图伸手揉揉眼睛,发现他们的身上被盖上了一条毯子,电视机早已被关上,客厅也只留了小夜灯。头顶上之所以有格外压迫他的重量,是因为影山也倚着他的脑袋睡过去了的样子。他的动静还是惊扰到了睡梦中的恋人,影山直过身子坐起来,目光有些呆滞地看向他,一边的头发还有些翘起来。

“我们好像睡着了.....”日向听到自己干巴巴地说道。

影山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扭头望向客厅的表:“十点半了。你今天留下来?”

日向听闻立马站起身,“糟了糟了糟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答应过小夏明天上午要陪她出去,回来之前就说好的。”他的肩膀耷拉下来,又有些遗憾地看向影山的脸:“抱歉.......”

影山似是无可无不可地看了看他,把毯子折叠好后,也站了起来。

“那我送你。”

 

日向趁着影山回房间换衣服的功夫去饭厅和影山父母道过别,两人一起踏入深冬寒冷的夜色里。

他们似乎都没有从刚才短暂地睡眠里清醒过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两天做过的事,说话间有许多白雾随着口中的热气呼出。两个人紧紧地挨着,即使这样也并没有能留住更多的温度。

眼看着影山已经送他走了近20分钟的路,日向最终还是难以安心,他把自行车安置好,转身面向影山:“你还是快回去吧,我没关系的。”

宫城乡下间的寒风到底还是格外厉害,日向跺跺脚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

“嗯。”影山沉默地应下了,却并没有立即转身离开,而是伸出一只手原本插在兜里的手扶过他的侧脸,俯下身来。

好凉,影山的嘴唇印上他的的时候,日向这么想到。他也伸出双手搂过影山的脖子,对方暴露在冷空气里的皮肤和日向自己的一样冰凉。但热意似乎可以从唇瓣扩散至全身,细密的吮吻使原本干燥的唇面再度可以感知到温柔的触碰,日向微踮起脚,更深更重地吻回去。

分开的时候两人的眼中都被干冷的空气激出些许水意,日向吸了吸鼻子。

“新年快乐。”他双手拢住影山的耳朵,企图让对方发红的耳廓可以被短暂地温暖到。

“新年快乐。”

日向惊讶地看到影山另一只插在兜里的手也掏了出来,随之带出的还有一个小纸袋。

“这是什么?”

“‘给你的惊喜’。”影山借用早先日向自己的台词原话奉还。

日向定睛一瞧,对这个小纸袋上的标牌大吃一惊。

“运动手表.......怎么会?”之前和影山一起看电视转播的比赛的时候,日向有看到过这个牌子的广告。日向知道那个品牌一向很昂贵的样子,因而从没想过自己也要来一个。他和影山升入大学后的空余时间也几乎都被排球占据,没有什么打工的时间,所以零花钱也十分有限。现在这个纸袋在他的手里,日向感到格外棘手。

“我不能收。”他有些急切地抬头,“影山自己的表也是高三就在用的吧?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影山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并没有打算接回去:“有用到世青赛的奖金,还有一部分生活费。你拿着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日向还是有些纠结。他当然也是有准备礼物的,先前考虑到影山总在飞机上不能安稳地休息,有给他挑选评价很好的飞行枕。但那也只是个飞行枕而已,更何况刚才出门太急,日向并没有想起来拿。果然来年还是要争取打工,多赚点零花钱......

“啊痛!”日向捂住自己的脑门,控诉地看向刚才给他一记爆栗的罪魁祸首。

“你刚才绝对是在想要多打工来补偿我之类的事情了吧。”影山眉头紧锁,撇了撇嘴瞪住他。“你的新年‘礼物’,我已经收到了。”影山有些不自在的样子,脸上稍微泛起红晕,却依然没有移开他的视线。“真的这么在意的话,今年就再好好拿下全国大赛的冠军,手表这种东西用你的奖金给我买一个就没问题了吧。”

再拿下一次冠军。

日向的心口好像流过一阵暖流,他确信自己也收到了影山真正的“新年礼物”。他的搭档在新的一年的伊始一如往常地站在他的面前,普通地说着我们还会登向下一个顶点的话。有没有运动手表这样的事情已经无足轻重,对方还会继续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并肩前进这个事实就是在新年第一日可以收到的最好的祝福。

他用力点点头,对影山做出保证完成任务的表情,随后终于仔细端详起手中格外昂贵的包装袋。

“那可以给我戴上吗?这个真的超——厉害的!”他把纸袋提到影山眼前,又很快怂巴巴地在对方写着“你这家伙少得寸进尺”的瞪视下小声告饶:“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自己戴就是了............唔?”

最后影山还是夺过那个纸袋,随即拉起日向的手腕,手指有些僵硬地给他戴好后,“啪”地拍了下日向的手背:“行了,你少得意了,回去吧。”

日向灿烂地笑起来,再次凑向影山的侧脸亲了一口。他更加开心地看到影山果然在被突然袭击后局促地捂住被吻过的脸颊,然后蹦跳着回身撑起自行车。

“我走啦,明天再来找你吃年糕!”

影山抬脚轻踹向日向的小腿:“明天就不要指望我还只吃年糕了。”

“喂!”日向的脸猛地涨红起来,毫无防备地被反将一军,“突然之间你说什么呢!”

“说吃年糕的事。”影山双手插回兜里,直起身来站好。“回去仔细看路。”

日向无奈地对他做了个鬼脸,最终还是蹬起车先行离开了:“明天见!”

 

他没有再回头看向影山,因为日复一日的相处已然可以让日向知晓对方每一个时刻的表情。四年来和影山一起度过的许许多多像这样的夜晚都还深刻地印在他的脑海,他的视线中渐渐浮现出每一个有对方分享的不甘,疲惫,喜悦和骄傲的瞬间。这些情感汹涌着快要溢出他的胸口,日向迎着夹杂着零碎的雪花的风大声喊了出来:“最喜欢影山————!”

影山在不远处的身后一定可以听到吧。

这么想着,日向抑制不住地骑着车大笑起来。那个家伙的话也许会很尴尬地想要骂他呆子,也许会因为过于害臊而直接亲过来也说不定。谁知道呢。

明天见到他再确认吧。

 

THE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97 )

© Oc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