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ard

甜饼制作初级学员。超不怕生,欢迎留言私信捉虫建议和所有勾搭✨٩(ˊᗜˋ*)و

[影日]Comforting

*依旧是大学交往设定

*预警:短暂伤病休养有,其余内容如题所示(。

 

影山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左脚遵循医嘱抬放在扶手处,就像从医院回来后一直做的那样。现在当地台应该正转播全国大赛的决赛,电视机就在沙发的对面,而他却不想关心遥控器又被日向扔到了哪里。不久前在那个同样的体育馆里,他和日向的大学队伍在半决赛和对手鏖战五局后依然落败。自那天起已经过去三天了——自他被禁锢在这个公寓里,远离观众席上的呐喊声,远离聚光灯的耀眼光线,远离指尖还可以和排球接触的赛场已经过去三天了。

脚踝处曾让影山无法入睡的钻心痛感已经变得微弱,而比分显示屏上刺眼的12:15却依然清晰地印在他的视线里。影山攥紧拳头试图稍微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再去回想此刻又浮现出来的队友们表情沉重的脸。

日向摆弄厨具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现在影山只能再度对着已经拆下夹板的左脚放空。一旁的茶几上还有日向为他带的笔记,但就算是在不能活动的静养中,写满文字的书本也不能变得更有吸引力一些。影山扭头看向为了打发时间而摊了满桌的课业,胸口再度感到一阵烦闷。他终于决定下地走走。

只是在拦网落地时踩到对面的攻手而已,虽然当时伤势颇重,但因为被日向强制按在家里又休养得当的缘故,到了第四天已经全然不复最初那般肿胀,痛感也减轻许多。在刚刚把一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的情况下被剥夺接触排球的权利,每一分每一秒都使影山感到漫长。这种煎熬感在每天面对日向时被加倍放大。

他的搭档自赛后每天比平时还要晚半小时回来,明明已经一脸倦色,却总是依旧认真照料他的伤处。日向从未再提起那场半决赛的话题,他还是会普通地说早上好,普通地问影山晚上吃鸡肉咖喱还是猪肉的这样的琐事。就像现在,对方理所应当地把本该轮流负责的饭食包揽过去,完全没有像平时调侃他的糗事那样调侃过他的脚踝。

这样包庇他的过失一样的举动让影山格外焦躁。日向和队友们都是在球场上战斗至最后一刻的人,在影山心里,半路退场的他同抛弃自己职责的逃兵无异。最该被怪罪的对象却没有被任何人责问,内心再度升起的愤恨让影山猛地坐起身来,他扶着沙发背试图把重心压在右脚上站直身体。再这么休息下去,他也许会因为不耐而把手头可以摸到的东西全都扔出去也说不定。

 

“给你煮几个蛋?”日向握着一双筷子,突然间拉开厨房门探出头来。

小心翼翼扶着沙发的影山被他吓了一跳,手上一滑险些没有站稳。

“两个。你出来前——”

“你怎么起来了!”

日向的声音突然拔高,里面夹杂着影山从未听他发出过的惊恐。他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扔,作势就要凑过来扶影山坐下。

他的靠近像是刺到了影山似的,从受伤以来一直乖乖喷药,固定还有静养的人突然没再任他动作,猛地躲开日向的手。

“……抱歉,”日向有些拘束的样子,但他依旧伸手扶住影山的肩膀,“我不是说你的意思——”

紧张的神情落在影山的眼中,那日被搀下场的场景猛然闪现在他的脑海。他清晰地记得替补忐忑地拿过号码牌的样子,还有日向拍上他的肩膀,对他说“交给我”的时候那个牵强的笑容。替补的队友是个基本功扎实的后辈,但二传手身为组织进攻调度全场的司令塔,仅靠扎实稳健是不能在全国半决赛的赛场取胜的。在最重要的关头不得不把不该搭档和队友承担的负担都丢给他们,而肿胀青紫的左脚却根本不能支撑他再站起来,他只能在场边做一个无力的旁观者……

影山不能原谅应该为此负全部责任的自己,他更不愿意面对还要照顾他心情的搭档。败北的记忆在影山的脑海里四处冲撞,这片名为痛苦的沼泽正在挤出他胸腔中的每一分氧气。他抓开日向的手腕,哑着嗓子努力从喉咙里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不用这个样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本来也是因为我被换下场才——”

“为什么要这么说?”日向像是被戳到痛处似的脸色一变,眼神里写满了难以置信,审视地凑向影山眉头紧锁的脸,“所以你其实是这么想的?你觉得我们输掉了都是你受伤的错?”

“但明明应该是我的不好才对吧...?对你大言不惭地说什么‘都交给我吧’,还总是说的什么没有影山我也可以战斗的大话——”日向的声音逐渐颤抖,脸颊因为激动而渐渐开始泛红。

“实际上我完全没有做到!”

这番自轻的话更重地捅进影山本就要被撕扯开的胸口,他不能再听下去了,攥紧对方细瘦的手腕高声吼回去:“因为本来就不应该你来做啊你这个呆子!”

“可是我是你的搭档吧?”日向的声音抖得比刚才还要夸张,“为什么我不能让你更依靠我一点呢?!”

“...你的脚踝那天肿得那么厉害,整个都紫掉了...队医说你再勉强自己的话一个月都不能走路,甚至会受影响打球也说不定..........”

“以后真的会再伤到怎么办,如果影山再有更严重的伤势怎么办这种事......大家都很担心你...我很担心你,你这混蛋到底明不明白——!!”日向说着说着,那双圆圆的眼睛似是再也盛不住满溢出来的难过似的,一串串的泪珠接连滚落下来。“为什么影山总是要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呢?......从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被拦网拦下的人,那天留在场上的人都是我吧!”

影山愣怔地看着他的泪水源源不断地涌出眼眶,手上力道一松,紧绷的身体也猛然失去力气。

他不是没见过日向赛后掉眼泪的样子,甚至他们的初遇就是在这个家伙哭着向他宣战中结束的。

但今天完全不一样。日向甚至没有再抬眼看影山,他连肩膀都缩了起来,埋着头不吭不响地抽泣,只能看到眼泪接连不断地流淌过他的通红的面颊,从下巴处滴落。

这难得一见的可怜模样让影山堆积满胸口的浊气都无从宣泄起,他只得抬手揽过日向的肩膀,将对方整个人圈在怀里。

“抱歉。”影山有些无措地抚了抚日向毛茸茸的后脑,没想到被这样安慰之后,日向似乎哭得更难过了,哽咽着全身都一颤一颤的。

影山瞬间倍感棘手,他只能把手中的力气收得更紧一点。“抱歉……”

“都说了不…不要道歉啊…!笨蛋影山!”日向哭得有点打嗝,但他似乎是察觉这个道歉和先前影山的自责有所不同,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蹭着影山的T恤把侧脸湿漉漉的水痕都抹在上面。胸前的湿意让影山额角抽了抽。这家伙是在担心是在担心………他这么默念着,努力按捺住想要把对方提溜开来的冲动。

虽说伤处是不怎么痛了,但单靠右脚站着总归是重心不稳。影山思索片刻,干脆托着日向的后腰整个把人抱起来,向后跌坐回沙发上。

日向终于稍微平静一些,这会又为自己毫无保留的发泄倍感丢脸,只能继续维持跨坐在影山腰间的姿势,把脑袋埋在对方的肩窝装鸵鸟。

“我已经没事了,呆子。”影山率先开口道。“队医还说了只要好好休息一个星期就可以归队了,你根本没有听吧。”

“因为看起来真的很疼啊?”日向有些瓮声瓮气的,“......就这么输了,明明影山才是最遗憾的人...我除了努力训练,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影山听他怕是又要哭出来的架势额角猛得一跳,急忙从后面扯住他的领口把他拉开。面前的人果然眼角还是一片湿润,无助地看着他。

影山被他今天的难缠搞得毫无办法,只得再度磕磕绊绊地开口:“比赛不在我一个人的掌控里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所有人都在努力,你...你也做得......”就算是这种场合下,被日向直视着夸赞对方还是超过了影山习惯的范畴。但日向似是接受到了他的信号,抿抿嘴有表情有些松动的样子。影山咬了咬牙,继续讲下去,“我只是........只是如果我下场前再多拿几分的话.......”

说到这里,一阵酸涩感终于不能再被抑制地涌上影山的眼眶。身体先一步背叛意志的无力感无论多少次都会反噬撕咬他的内心,而现在他们再如何争执究竟是谁的责任,也都无法改变比赛没能被挽回的事实。到头来在这个残忍的结果面前,他也并没有可以安慰搭档的余裕。

影山收紧圈在对方腰间的手,他低下头去,不想让日向看到自己死死咬住下唇的表情。

但是日向没有如他所愿。

他在影山诧异的眼神中捧起影山的脸,将湿润的嘴唇印了上来。他的舌尖挑开影山紧闭的唇间,促使影山也微张开嘴,接受他温和的侵入。

这个总是做不合时宜的事的呆子.....影山感受到日向的舌头温柔地缠动着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中想到。但他的下颌还是随着日向的动作放松下来,占满胸腔的涩意也似乎都被这个吻逐渐融化。

日向稍微退开的时候眼睛依然红红的,这次却可以平静地望向他,嘴角扯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我们还真逊呐。”

分明是这样同时指摘他们两个人的话,影山却不由得想苦笑出来。面前这个人曾经和他一起取得过无数场胜利,然而极其偶尔的,也会有像现在这样不得不一起承担同一份苦涩的时刻。只是无论何时,他都和影山的心跳紧紧捆绑在同一个节奏跳动。掌下熟悉的热度似乎可以将勇气再度传递至影山的心脏,他闭了闭依旧有些酸涩的眼睛,随后探过头去,舌尖舔舐过日向也还湿润的眼角。


黏糊糊的PART2


最后他还是没有再让日向起身,无奈地长叹一口气,搂着怀里的人一起躺倒回沙发里。他把他们沾上体液的上衣都扯了下来,随后抄过沙发角落的毯子,摊开盖过两人的身体。

“...我不要起来.......”日向像是已经困到眼皮都撑不开的样子,嘴里还在无意识地念叨着。影山没好气地胡乱揉了揉他汗湿的橙色卷发:“睡你的吧。”

明明是三天来独自坐着也觉得逼仄的沙发,现在挤下他们两个人,胸膛挨着胸膛,小腿叠着小腿,影山却不再感到狭小。他一只手来回抚摩日向的后背,很快日向枕着他的胳膊呼吸规律起来。

靠经验判断明天起来手臂一定会麻了,但影山却没有想要换一个姿势的意思。他暗自默念着以后绝对不能再放纵日向不吃晚饭之类的话,自己的神智也渐渐飘忽。

日向的吐息正均匀地呼出在他的脖颈,影山意识朦胧中微低下头吻过日向的发顶。

明天能走路的话,果然还是陪这家伙一起去学校看他训练吧。他这样想着,紧了紧手中的怀抱,最后也合上眼睛,沉沉睡去。


THE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75 )

© Oc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