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渣翻】焦虑症与心理健康如何塑造了<冰上的尤里>

有条件的小伙伴可以戳原文

☞http://www.dailydot.com/parsec/yuri-on-ice-anxiety-mental-health/


 

Yuri on ice的开始,我们看到故事的男主角在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取得最后一名之后经历着情绪崩溃,在洗手间里哭泣。他的宠物狗死了,他开始在比赛前因此进行压力性的暴饮暴食,他还有着持续性的焦虑问题。

虽然作品并没有明确的标出勇利的心理健康问题,这却确实是他性格的一部分。表演焦虑症可以是颠覆任何运动员职业生涯的绊脚石,而由于作品主要是从勇利的角度叙述,他的情绪状态也改变了我们对故事的看法。

勇利是一个教科书般不靠谱的叙事者,特别是当他在故事里定位自己的时候。就比如他称呼自己为随处可见的参赛选手,暗示自己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的真实成就——世界前六的男性花滑运动员,并且是日本的最高水平。如果他并没有暴饮暴食且为童年宠物的死去而悲痛不已的话,他的排名完全可能不止于此。

 

这种态度也解释了为什么YOI里并没有一个大反派——勇利最大的对手就是他自己。

勇利的性格也极好的展现了为什么缺乏自信是一个比大家想象中更复杂的问题:他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自我厌恶,但是他对自己的看法却和他人眼中的非常不同。

 

在他输掉了大奖赛而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的家乡贴满了带有他的面孔的海报,这反而使我们感到他是一个失意者,甚至是个失败者。他紧张又不安,休息的房间贴满了他童年偶像– 看似完美无缺的明星--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海报。而在后来的剧情中,我们见到一个年轻的选手对勇利自己的崇拜不亚于此。

 

勇利似乎认为他被花滑社交群体孤立,但这也和我们从屏幕上看到的十分冲突。别的选手看起来始终对他十分友好,在第十集我们甚至发现他其实是大奖赛后酒会上的焦点。他喝醉并且忘了这一切正是勇利作为一个不可靠叙事者的铁证。


勇利的焦虑和错误自我认知对于一个世界级运动员来讲是非常现实的,特别当我们联系到他对于完美主义的强迫症式追求。在他为“输掉”比赛而自责的时候,他事实上自责的是没有赢得金牌。这也是为什么YOI的核心感情戏如此有感染力: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到来之前,在勇利的生活里没有人真正理解他的求胜欲。

 

虽然有(好心却无能为力的)家人和(各自有自己人生的)朋友的支持,勇利却一直都没能大声宣告出自己想要赢得金牌。因此,维克托到来的时机所富含的蕴意和重点,更多的将是他对于勇利待人处事的态度以及情绪健康上的影响,而不是勇利从前教练那里已经练习过的技巧性能力。这个学习过程不能算是学习如何作为运动员而进步,更多是勇利学习和感知自己的情绪、得到更多的信心,以便使他优秀的身体素质在最好的精神状态下发挥出来。

 

 

现在作品接近尾声,勇利陆续获得了好几场胜利并投入于一场恋爱关系中,可以肯定他的状态比起第一滑走要改善了许多,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他的焦虑症状已经完全“痊愈”或者是在找到真爱事业成功之后就神奇地消失掉了。就算在第十集中其余的顶尖选手们在GPF前夕在巴塞罗那放松的时候,我们仍旧可以看到勇利窝在床上为比赛惴惴不安。


如果我们需要把YOI按照类型划分,那它可以被称为运动类动画或爱情喜剧。但是如果要去描述它,那它无疑是一个轻松诙谐、鼓舞人心的作品,这也是为什么勇利复杂的性格会是一个让人喜闻乐见的讨论点。它向我们证明,影视作品不需要严肃尖锐的风格也能够以细腻周全的方式展现心理健康问题。

                                                               

原作者Gavia Baker-Whitelaw,出处@dailydot.com


评论 ( 3 )
热度 ( 58 )
  1. 泫然肆酒为了不孤独 转载了此文字
  2. 为了不孤独Ocard 转载了此文字

© Ocard | Powered by LOFTER